武道神尊第四百一十八章天刀门营养

2021年01月15日 • 中药方剂 • 阅读 0

武道神尊第四百一十八章天刀门营养

武道神尊 418.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刀门

第四百一十八章天刀门

天刀门弟子刀兵霍霍,周围人群避如瘟疫,四散而开,深怕被殃及池鱼。那对青年男女满脸的愤怒及苍白,看着天刀门弟子杀气腾腾的走来,他们近乎绝望。

他们不过小成王者修为,哪能是眼前一大堆大成王者的对手。那领头的更是极境王者,足以轻易碾压在场大多数人。

并且,天刀门身为一流宗派,这次参与狩猎的可远不止这些人物。来得早的人物都是知道,城中还有着一位成皇路人杰在镇守。

否则,以城门口这些人不可先提升伙伴的颜色等级吧。  已经领悟技能的伙伴能镇得住场面,城中那些极境王者不可能不闹事。就因为,才相安无事。

“不知所谓的东西,老子给了你机会,不好好把握也就罢了,还敢辱骂我天刀门。如此看来,今天饶你不得。”

“兄弟们,杀了他,将其碎尸万段,以儆效尤!”

天刀门的领头者叱喝道,左右一位大成王者踏出来,举刀就朝着青年削去。刀光明亮,照亮了天空,显然是全力而为,不给青年半点反抗的机会。

秦鸿目睹着这一切,终是忍不住,他出手了。

“诸位,何必为了一株灵药,就将气氛弄得如此僵硬,这未免有些不值得。”秦鸿开口,冷淡的声音制止了天刀门众人。

豁然间,那些人回由于一氧化碳是无色无味的气体头,看着朝他们走来的秦鸿。一个个目露凶光,神色冷厉至极。

“你想管闲事?”

霎时,天刀门众弟子浑身暴戾起来,刀兵出鞘,浑身杀气腾腾,锋锐的气势横扫四方。不知道多少人神色一变,被这股气息震慑,仓惶退避。

极境王者已是了不得的人物,满场暑近千人,少有人能够抗衡。

“我只是觉得,区区一株灵药不值得诸位这样做。为了一株灵药,这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。所以,我想求个情,放过他们,没必要这样。”

秦鸿走近前来说道,顺手取出一株四品灵药递了过去。

“求情?就凭你?你说放过就放过,哈哈,小子,你未免太高看了你自己?”天刀门众弟子闻言,不禁哈哈大笑,满脸的不屑。

“诸位还是收了好,何必将气氛弄得这么僵。毕竟,大家都不容易,都是为了生存。诸位如果真的把事情做绝,逼得大家无路可走,没命可活,那么我想,你们的处境也会很尴尬的。”

秦鸿淡淡的说道,倒是没有恼怒。然而天刀门弟子闻言,却是神色一变。

秦鸿的这番话虽然说得轻淡,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。这是在警告天刀门,做事不要做绝,留条后路。若不然逼急了满场人,天刀门未必能够吃得消。

毕竟,他们能够容忍,不过是为了活命。天刀门真要是做地过分了,逼得众人都走投无路,那么狗急了还跳墙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

一时间,天刀门众弟子神色阴翳,满脸的阴晴不定,铁青难看。

“师兄,杀吗?”

一位天刀门弟子询问领头者,让得那手擒斩马刀的青年冷哼了起来。

面对着这种时候,他要是接受,那就意味着天刀门丢了面子,这多少难让人舒坦。但若是继续僵持,兴许真的会惹来大祸。

得失之间,终究是让人恼怒。

“放他们入城,不必要斤斤计较。”

却在满场气氛僵持时,城关之上突然掠来一道身影,传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。众人哗然,纷纷转头望去,看清了那城关上的来人。

秦鸿亦是寻音望去,只见那是一位温润如玉的青年,身穿天刀门核心弟子袍衫。背手而立,满头黑发如瀑披散,立在城关上随风飘舞,尽显一种英武气。

“成皇路人杰!”

见得这人,诸多人都是哗然失色,心生敬畏。青年一代中踏足成皇路,这无疑证明其资质和实力非凡。这样的一位人物,足以碾压得满场所有人抬不起头来。

当然,秦鸿除外。

“裴师兄。”

天刀门众弟子纷纷朝那人抱拳礼拜,很是尊敬。

“为人做事不必要斤斤计较,只要他们遵守规矩,不必做得太绝,让他们入城吧。”被称作裴师兄的青年淡淡的开口,吩咐着天刀门弟子。

“是!”

天刀门弟子纷纷回应,这便是转身,看了秦鸿一眼,取走了后者手中的那株灵药。

“算你们运气好,遇到了裴师兄大发慈悲。赶紧滚蛋,别挡在这儿碍眼!”天刀门领头者轻喝了一声,那对青年顿时咬牙暗哼,匆匆离开此处。

“多谢兄台出手搭救,救命之恩,来日定当回报。”

青年男女向秦鸿致谢一声,感激涕零。

“都是江湖人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理所应当的。没事了,入城去吧。”秦鸿随意的摆摆手,青年男女感激后离去。

渐渐地,人群再次恢复平静,天刀门弟子刀兵入鞘,收敛了浑身杀气。人群中,秦鸿跟随着入城,但在进城的时刻,他却是清晰的感受到一道锐气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。

微微瞥眼,便见天刀门的裴师兄收回了视线,就此转身离开,飘然而去。

秦鸿不曾过多留意,并没有什么在意的心思。这些人虽然了得,但对他而言却并不够看。早在初见时他就已经察觉到裴师兄的修为,与当初的薛毅相差无几,对现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威胁。

入城后找了一座酒家入住,这是被早先到来的人收拾出来的。随意的拂袖一卷,大风掠过,满楼的沙尘便是席卷而去。

因此,酒楼还算干净。

修养了几个时辰,将精气神恢复到全盛时期,天色亦是黯淡下来。黑夜降临,城中就更是安静了许多。

这是一座荒城,其中的诸多区域都被黄沙掩埋,生长起了植被,原样被遮掩。因此,夜晚降临,倒是没人去翻查。

沉寂中,众人都是安宁下来,静等着黑夜过去。

但时值深夜,却是陡然一声惨叫,响彻了夜空,让得所有人都是神色一经济转型期的股市(百科)都有这样一条规律变。沉寂的夜色,被这声惨叫所打破。

“出了什么事情?是谁?”

满城风云,惊动了所有人。秦鸿随着人潮冲出了酒楼,满怀警惕的朝着声音来源处巡察而去。

很快时间,人们来到了惨叫声的地方,却见一具干尸安静的躺在废弃的街道上。干尸枯瘦如柴,已是皮包骨头,浑身血液和精气神都已经消失。

“是谁?谁干的?”

看到这样一幕,不少人都是惊变,脸色惶恐起来。

“快,通知天刀门,通知他们速来查看!”

有人惊呼,引起一片哗然,一些人纷纷冲向城主府,去寻找天刀门弟子过来查探。没多久,天刀门弟子赶来,十几人匆匆而至,领头的依然是白天城关前带头收费的那人。

“谁在闹事?”

这人一来便是断喝,舌绽惊雷,让得黑夜中的空气都是变得狂暴了许多。

“天刀门师兄,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是突然听到了惨叫声,就赶到了此地。但刚到的时候,就已经发现了这具干尸。”有人提醒,解释着这一切。

天刀门弟子自然察觉到了,不禁目光闪烁,很是忌讳。这人的死状凄惨,浑身血液都被吸取干净,一看就知道是邪恶之人所干的。

“一定是有人故意捣乱,在刻意扰事。这人死状如此凄惨,必定是被修炼邪功之人给活生生的血祭掉了。”天刀门弟子解释,让得众人纷纷哗然。

仔细观察,这与古籍中记载的一些邪功法门确实很相似。血祭活人,吞噬对方的精气神炼化,从而达到迅速增长修为的目的。

“天刀门师兄说得对,定然是有人为非作歹,故意捣乱闹事。”人们纷纷附和,对天刀门弟子的揣测极为赞同。

秦鸿也是处在人群中,目睹着那具干尸的状况。但是他却并没有附和天刀门的揣测,而是心头深沉,目光隐有些闪烁。

这类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看见,曾经多次亲眼目睹过。玄天学府的古宗门遗址,亦有鬼村之行等,都有此发现。这是被尸傀吸干了血液的状况,精气神都是被吞噬干净。

“难道这北荒古原的传闻真的是史实,是古皇朝受到了上苍的诅咒,而被降下了天灾,从而一夜间倾覆的。若是如此,古皇朝当初覆灭的一些人意思是这个门已经关了”,怨气不消,从而形成了尸傀鬼魅?”

秦鸿暗暗揣测,这些事情并不是第一次所见,他难免没有这样的怀疑。

“将这尸体拖出去烧了,别留在这里,免得碍眼。”

这时候,天刀门弟子吩咐众人,示意将干尸处理掉。

“等等!”

秦鸿挤出了人群,制止了那些人,他要亲自验证一下,确认这起事件是否和鬼村及古宗门遗址一样。

“又是你?”

然而,看着秦鸿现身,天刀门领头者顿时咬牙切齿,脸色一阵难看。

“我想看看干尸的死亡状况,或许会有所发现。”秦鸿解释道。

“看看看,看你个卵蛋,滚!一具干尸而已,有什么好看的?”天刀门弟子勃然大怒,对着秦鸿吼道。

这该死的东西,又来干扰他的决定,几次三番的,是故意和他作对吗?

天刀门领头者满脸煞气,对秦鸿恨意交加。显然是对白天的事情耿耿于怀,有些恼恨。

“我曾经见过这类事情发生,所以只想要验证一下,确认这类事情是不是同一类型。”秦鸿冷着脸解释。

“你见过?哼,我看会不会就是你做的?你才故意这样说,刻意出来指点迷津,就是为了勿乱引导我们的思维吧?”

然而,秦鸿的解释却给了天刀门领头者一个借口。顿时,一顶乌帽扣了下来,给秦鸿打上了邪修的劣名。

南宁白癜风医院
哈尔滨治疗牛皮癣哪家好
南京宫颈糜烂哪家好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