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镇仙魔第二百八十六章魔之禁区营养

2021年01月15日 • 中医减肥 • 阅读 0

永镇仙魔第二百八十六章魔之禁区营养

永镇仙魔 第二百八十六章 魔之禁区

陈羲听的出来,魔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说的那句又是你啊其中有些欣喜。魔是孤独的,一个人在樊迟的禁区到底生活了多少年,可能连他自己都记不得了。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孤独,才让他逐渐变得暴躁易怒。

可是陈羲和他接触过之后,陈羲就确定魔绝不是一个凶残的存在。他心里有恨,他那天也杀了黄家几位大修行者,可是当这种怒意宣泄出去之后,他像是一个委屈的被遗弃了的孩子。

“是我。”

陈羲对魔笑了笑。

“你在干吗?”

魔问。

陈羲看了看自己四周,他身体被神树的枝条缠绕着,身后还背着一具尸体。所以陈羲知道自己的样子看起来一定会奇怪,尤其是还身处扭曲空间之中。

“我遇到了一些麻烦,本打算从扭曲空间试试能不能再去你所在的那个禁区。因为我们现在很危险,而且必须尽离开,这就成了唯一的办法。可是我修为有限,找不到你所在的禁区。”

“哦原来你是要过来啊。”

魔似乎对陈羲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,也一点都不惊讶。他的表情是那么的平淡,就好像陈羲说的要过去,在他看来只是隔壁邻居过来串个门那么简单。

“那你就过来吧。”

魔说了一句,然后把巨大的上半身从他撕开的空间裂缝里钻进来,一伸手攥住了陈羲和神树就要往那边拽。陈羲吓了一跳,魔那只大手给人的压迫感也就算了。那条巨大的胳膊伸过来,就好像在扭曲空间里架起了一座巨大的桥梁。

主要的是,魔那种所谓的表情你要过来啊,那我把你拿过来就是了。是的,不是接过来,是拿过来

“等下!”

陈羲连忙摆手:“我不是一个人,还有我几个朋友在那边。如果我走了的话,他们就找不到我了。”

魔看了看陈羲身后那个空间裂缝,那是藤儿的分身撕开的。然后他撇了撇嘴:“原标题:爱车被撞公交车理赔推诿外地司机滞留武汉5天好小”

魔的胳膊又往前伸了伸,发现自己可能够不到这边,索性整个上半身都钻进扭曲空间,下半身还在樊迟的那个禁区里。此时的他,就好像从子里把身体探出外似的。

然后他伸出来的双手触碰到了藤儿撕开的那条裂缝,两只手抓住裂缝两边,随随便便的一撕陈羲立刻感觉到扭曲空间猛地震荡起来,就如同地震了一样的感觉。

“都过来吧。”

魔把伸出去的双手平摊开:“所有人都站在我的手里,我把你们带过来就是了。”

此时进去里边的藤儿等人显然吓坏了,突然之间伸出来两只那么巨大的手掌,而且还黑乎乎的手背上长满了毛,给人的感觉简直不能震撼。这只手上的每一根黑色的毛发,看起来其实都如同一棵大树那么粗。

可想而知,面对这样一双手的时候,柳洗尘和子桑小朵她们会有多惊讶。也就是陈羲连忙催动神树枝条把自己带回去,然后跟她们解释了一下。不然她们几个,论如何也不敢跑到魔的手心里站着。

就在众人刚要走上魔手心的那一刻,子桑家族的这个禁区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。紧跟着传来轰的一声,禁区的入口居然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攻破。然后一艘庞大的战舰从外面飞了进来,战舰足有四百米左右,这是陈羲见过的大的一艘。

战舰的前面船头上,站着三个人。一个身穿月白色锦衣的老者,看起来至少也有五六十岁年纪,但是毫疑问,他的真实年纪肯定要老的多。

陈羲看到,老者的手里还有一团光芒闪烁。显然,禁区就是被他轰开的。在这个老者身后,竟然站着两个身穿执暗法司官袍的人。其中一个的穿着和雁雨楼一摸一样,应该是一名万候。而另一个,陈羲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就变了。

虢奴。

“想走?”

穿月白色长袍的老者冷哼一声:“若是被你们走了,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平江王?你们这几个人还真是愚蠢,居然脱离了林器重的保护。这是你们自己找死,怪不得命不好。”

他伸手往下一压,一股比强大的威压从天而降。

洞藏境!

这个级别的修行者,即便是陈羲他们这些天才中的天才加在一起,也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。这老者显然不想浪时间,所以一出手就不留情面。

但是他应该知道这几人的重要性,倒是没有下杀手。也许是魔的手掌太大了,所以从远处看那像是两座高坡上长满了黑色的大树。而且魔的气息和修行者不一样,这个老者又格外自信,起初并没有在意。

“你的敌人?”

虽然魔没有看到,但是显然感觉到了洞藏境修行者的威压。

“是”

陈羲回答了一个字,修为之力已经提升到了极致。真不知道虢奴他们是怎么发现这个禁区的,而这个修为强大的老者有是谁。

“那我帮你打发了吧,像苍蝇一样,怪恶心的。”

魔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,然后一挥财政部日前召开财政经济形势报告会手,像是驱赶苍蝇那样的随随便便的一挥手。之前老者洞藏境修行者的威压,立刻就被扫的荡然存。这只巨大的黑色手掌抬起来,直接抓向那艘战舰。

看到魔之巨手的时候,洞藏境的白袍老者脸色立刻就变了。他双手往前一推,洞藏境初期的修为之力毫保留的施展出来。他这个级别的修行者力一击,可以毁掉一座城市。

但是,魔竟然好像根本就不在意。那只手仿似没有遇到任何阻力,直接一把抓在战舰上。然后五根手指往里面一收,拳头一攥。咔嚓一声,那坚固异常的战舰直接被攥成了碎片。

白袍老者也被攥在他手心里,倒是虢奴,似乎从一开始就发现了魔手掌的不同之处,在手掌抬起来的那一瞬间,虢奴立刻转身就跑。整整一艘战舰上,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没能逃脱。

也许是那个白袍老者和那个不知名的神司万候太过自信了,没有想到魔之巨手连洞藏境修行者的力一击都丝毫也不在意。等到他们想逃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魔的手攥紧之后,战船为之崩碎。陈羲他们都听到了战船上传来的一阵阵哀嚎声,很就又消失不见。那样庞大的一艘战舰,上面驾船的修行者再加上甲士,至少有六七百人。可是这么多人,在魔之巨手面前连反抗都不能。

魔一松手,战船的碎片和修行者的尸体如下冰雹一样掉下来。

“走吧。”

魔依然平静的说了两个字,然后慢慢的往回收。柳洗尘她们不敢耽搁,纷纷跳上魔的手心

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,眉头微微皱着。陈羲发现他那巨大手掌的掌心里,裂开了一条口子,血糊糊的。显然是被那个白袍老者所伤,一位洞藏境修行者临死前的力一击,只是把魔的手掌心里崩开了一条口子,这说出去已经足够震撼了。

当然,因为魔的手实在太大了,所以这条在他手心里显得并不大的伤口,在陈羲看来也是触目惊心。

“就好像,被小刀子扎了手一下。”

魔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:“还挺疼下次可不能直接去随便攥什么东西了,那个老头的本事还算可以。你们几个惹到了他那样的人,怪不得要跑。不过你们放下吧,只跑了一个胆小鬼,而且他不知道我会把你们带到什么地方。”

“你们安心在我这里呆着而且我也挺闷的,你们还能陪我说说话。上次他走了之后,就再也没有人和我聊天了。”

他伸手指了指陈羲。

“我此轮价格上涨或仅为超跌后的反弹们不能停留太久。”

陈羲看着魔回答:这给袁太平的生活带来很大影响。他去银行取钱“还要急着赶去青州皓月城。”

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
魔问。

就在这时候,他愣了一下。因为他看到那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小的漂亮的女孩子,轻飘飘的飞到他的掌心里,然后盘膝坐在那,两只手放在了他的伤口上。一瞬间,一股特别舒服的感觉就从手心里传来。

暖暖的,痒痒的。魔看到那漂亮女孩子的手心里有淡淡的光华闪烁,光华之中是密密麻麻的星星点点。看起来特别漂亮,就好像夜空之中的银河。

大概十几分钟之后,他手心里的伤口随即被子桑小朵治好。子桑小朵的星辰之力,在用于疗伤上的效果简直法形容。上次陈羲伤的那么重,她没用多久就让陈羲恢复如初。不过,由此也可以推测出,安阳王为什么那么重视陈羲他们。

子桑小朵的父亲想必也拥有这样的能力,可以迅速的治疗伤势。七个人,各有所长,这七个人在一起,还有什么不敢去做的事?如果当初不是执暗法司在少年会还不成功的时候就揭露出来,此时平江王哪里能是安阳王的对手。

当然,不把国师计算在内的话。

“谢谢谢。”

魔憨笑着回答,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。他应该是从来都不曾对人说过谢谢,所以说出来之后那张巨大的黑黝黝比丑陋的面孔上,竟然微微发红。看起来特别好玩,没想到他居然也会害羞。

“应该是我们谢谢你。”

子桑小朵从魔手心里跳下来,看向一侧。

关烈,正在掩埋他父亲关胜己的遗体。

“你们的敌人很强大?”

魔问。

他能感觉的到面前这些人的悲伤:“如果你们需要一个地方安身,不如先留在我这里。也许你们要去的那个地方,不一定比我这里安。”

陈羲点了点头:“也好,先商议一下对策吧。”

重庆早泄治疗费用多少钱
普洱哪里治疗白癜风好
济南阴道炎哪家好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