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道天心机给你们一个机会营养

2021年01月15日 • 中医新闻 • 阅读 0

武道天心机给你们一个机会营养

武道天心 0机462 给你们一个机会

八道音之虹彩伴随着八种不同的山之音环比微降0.7%。,同时出现,整个大衍山笼罩在一种奇幻迷离的气氛里,令所有人震撼。

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,甚至连想都没想过。竟然有人能一次性沟通四个山之音,并且让音之虹彩二度重现!

姜风……现在在哪里?

这些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他们转头四顾,寻找姜风的踪迹。

但很快,他们就不用再找了。

八道彩虹挂在山头,迟迟没有消失,还向着中央开始扩展蔓延了!

很快,七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天空,相互交织,幻化出种种奇妙的景象。

这些景象一闪而过,几乎连看都看不清。

但没过多久,它就定格在一个画面上。

只见天空中现出了一个少年,他正站在山峰之上,缓缓环视四周。他的手臂上抱着一个大约三四岁大的小女孩,天真稚嫩,一双黄金般的眼睛灿烂得惊人。

略微熟悉一点的人马上就认出来了――

“姜风!”

“那个小女孩是谁?”

离衍派诸人简直是惶恐了:“小天人?!!”

“小天人竟然在新天人手里?”

“小天人什么时候出去的?谁负责管那里?出问题了都没有发现吗?!”

彼津等领头人脸上更是阴云密布,他们仰着头,紧盯着画面。彼津喃喃道:“这姓姜的想干什么?他要……提前干掉对手吗?”

铁花也张大双眼,看着那边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垂下头,轻轻摇了摇道:“不会……他很疼爱这孩子……”

画面上,姜风抱着阿故,环视四周。

他的目光掠过时。所有人都觉得他与自己对视了一下。

他的眼眸中饱含着说不出的意味,让人不敢与他对视,只能低头避开。

姜风微微一笑,朗声道:“大家已经看见了,现在除了天遗峰未开,已经有八座山峰出现了音之虹彩。”

许多人不由得皱眉。心想,他这是什么意思?想炫耀吗?果然年少轻浮……

姜风接下来一句话就打破了他们的猜想。

他抬手摸了摸阿故的头发,微笑道:“也许大家很惊奇,觉得我很厉害。”他耸了耸肩,道,“但实际上,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。”

“我的身份,大家应该已经知道。我是奇洛依拉之子,拥有天人血脉。我出生在大衍山之外。九天大陆上,现在回到母亲的故乡了。我怀里的这个孩子名叫阿故,是除我以外的另一个天人。”

他的语调非常平静,但一言之下,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!

无数人不由自主地上前了一步,想要看清这一大一小两个人。但更多的人喧哗了起来:“怎么可能?!”

“两个天人?”

“上古之后,大衍山从来没出现过两个天人的情况!”

姜风停顿了一下,留了个空间让他们抒发一下心情。他的手轻轻抚摸着阿故的头发。直视前方,脸上始终带着微微的笑容。轻松而愉悦。

阿故搂着他的脖子,轻声道:“我,不该存在?”

姜风偏头注视着她,道:“所有人的出生都不由自己决定,但出生之后,要怎么生存。要怎么活下去,就是靠我们自己了。”

阿故收紧手臂,把脸埋进了姜风的头发里。

一次又一次的确认,让她心里某些压抑的东西渐渐消失了。如今的她,非常平静。非常幸福。

姜风等了一会儿,朗声道:“还有上古之时,天人为了避免某种紧急情况的出生,为原族留下了一道保障。他们留下了一颗种子,放在天人禁地。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才能育化这颗种子,让它成长为新的天人。”

“如今,阿故已经出生,我与她,是并行世间的两个天人后裔。虽然木已成舟,但我还是想向某些人问一句话:擅闯禁地这笔帐,是不是应该找出来算一算了?”

他目光如剑,仿佛能够刺伤人一样,语气也开始变得有些咄咄逼人,“是什么让你们觉得,事情已经到了万不得己的情况?是什么让你们囚禁闪岩,封锁五色,在沉渊布下包括餐厅的分散度暗阵,阻挠我沟通大衍之音,获得山灵的承认?”

离衍派很多人开始瑟缩。

天人知道他们做的事情了!而且,现在两个天人站在了一边,他们还有什么筹码来跟姜风做对?

而更多的天人,虽然知道彼津他们一直在谋划什么,但绝没想到他们竟然做到了这一步。

听见姜风的话,他们有些震惊,更加愤怒。

别的不说,阻挠新天人沟通大衍之音?

本来时间就不多了,还这样做,他们是想干什么?

是想让大祭礼没办法顺利进行吗?是想覆灭整个原族吗?!

在无形的愤怒中,姜风的语气反而缓和了下来。

他直视前方,道:“不过,我想,我的确得考虑到一件事情。”

“奇洛依拉离开之后,大衍山已经有二十八年没有出现过天人。大祭礼将近,天人未现,人心浮动也是正常的事情。你们中的有些人,是真的想为原族谋求一个出路,担心大祭礼未能成功举行,会导致种种不可挽回的事情。在我没有真正证明自己之前,我允许你们怀疑!”

“所以,我会再给你们一个机会!”

“明天正午,我会在闪岩大厅等候各位,给你们一个解释的机会!如果你们还有什么担心、不满、犹豫,也可以当面向我提出来!”

“在此之前,所有离开所谓离衍派,重新效忠于我,归顺于我的人,只要未犯背族大罪,我都将即往不究,再不追查你们的过去!”

“明天正午,是你们最后的机会!”

姜风的话声越来越响亮,如同雷鸣一般,在山谷间来回震动。山之音造成的混响成为了他绝妙的伴奏,把他的话清清楚楚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。

他的目光再次扫过所有人,如同冰水淋头一样,让他们在凛然的同时,又生出深深的自我怀疑与愧疚。

这时,八道音之虹彩渐渐散去,姜风和阿故的身影也同时消失。

但他的话,他的身影,已经深深刻进了所有人的心里。

……

……

五色峰的秘密大厅里,彼津等人围坐桌边。

好一阵子,大厅里都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陷入了一片难堪的沉默。

彼津、秀水、荷沼、铁花,是离衍派主事的四个人。大部分时候,都是他们在商议之后做下决定,离衍派的其他人只是照着他们的决定执行而已。

姜风的话在离衍派卷起轩然大波,人心原本就有些不稳,现在浮动得更厉害了。

明天正午之前,他们必须拿出一个主意!

过了好一会儿,荷沼首先开口:“我准备走了。”

“走?!”彼津猛地转头,声色俱厉。

荷沼耸耸肩,道:“我会来这里,只是觉得新天人回来得太迟,没办法在血之试炼前沟通完全部的大衍之音而已。现在九峰已成八峰,小天人也到他手上了,木之祭礼还会有什么问题?”

他笑得轻松,站起身道,“原族的危机已经解决了,我个人的一点脸面又算得了什么?”

他转身就要向外走,彼津在他身后叫道:“只是脸面吗?你做了这么多事情,你以为姓姜的会放过你?”

荷沼转头微笑:“只要原族无恙,姜大人如何问罪,我都绝不会抵抗。”

他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转眼间,身形就已经消失在山洞前。

厅洞的桌边只剩下三个人,彼津缓缓坐下,质问道:“你们也要走吗?”

秀水仰起头,淡淡地道这样将影响北京的职业学校发展:“你知道的,我的追求并不止是一个木之祭礼。”

彼津的表情略微缓和了一些:“是的,还有大衍之门……”

秀水冷冷地道:“被一辈子限制大衍山,在天人的恩威下苟且求存?这不是我想要的!我想要的是原族的自由!”

彼津点头道:“正是!铁花,你呢?”

铁花从一开始就有些失神,现在她也盯着刚才荷沼离开的方向,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彼津眉头一皱,有点不满。

要不是镇山族也是原族里的一个大族,铁花在镇山族的地位和号召力又很强,他绝不会让这女人坐在这里。

优柔寡断,妇人之仁!

他不耐烦地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铁花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迟疑地道:“……她叫阿故。”

彼津更不耐烦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铁花又沉默了一会儿,才缓缓道:“我们竟然一直都没给她取名字……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铁花摇摇头,没有再说下去。

彼津瞥她一眼,终于懒得理她了,他问道:“闪岩大厅,你们会去吗?”

秀水扯开唇角,表情依旧冷漠:“去,为什么不去?天人大人恩赐了我们一个平等对话的机会,我们怎么可能辜负他?”

彼津目光闪烁,喃喃道:“那就去吧……不过在此之前,我也得多做一点准备……”

他的拇指无意识地抚摸着自己食指的根部,突然间,那里一道光闪过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成都龟头炎治疗多少钱
曲靖较好的白癜风医院
兰州哪家医院男科医院好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